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房建工程私下转包 造价鉴定混乱压垮投资商

日期:2022-06-11 12:00

中国商报(秦拓夫 记者 刘万平)日前,中国商报记者接到举报称,广东东莞一房建工程经东莞市华城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广东华城工程咨询有限公司)鉴定后,虚增建筑面积3000多平方米,多种建材变成天价。据了解,一个仅为68元的减压阀经该公司鉴定后价格摇身一变竟高达3847元,导致部分开发商不得不关门歇业。对此,中国商报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房建工程发包后被多次私下转包

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2012年2月15日,东莞市汉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唐公司)与江西省国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利公司)就汉唐蜜园商品房项目建设工程,签署了一份施工合同,随后,国利公司于2012年11月20日与翟旭标就汉唐蜜园商品房项目建设工程签署了《合作经营协议书》。2013年1月5日翟旭标与东莞市华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伟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黄普兆就汉唐蜜园商品房项目建设工程签订了一份协议书,将项目工程整体私下转包给华伟公司和黄普兆,工程于2013年3月1日正式开工。

房建-1.jpeg

图为补充合同第三条约定:按《汉唐蜜园工程造价预算》中的总价下浮13.5%作为汉唐蜜园建筑工程的合同总价。而造价鉴定公司并未如约行事。

未如约行事 鉴定总价徒增700余万元

中国商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汉唐公司与国利公司签订的补充合同第三条约定:按《汉唐蜜园工程造价预算》中的总价下浮13.5%作为汉唐蜜园建筑工程的合同总价。但鉴定总价却并没有下浮,并且,仅此一项鉴定总价就多出了700多万元。

中国商报记者在东莞市华城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中看到,送检材料一栏明确注明华城公司已收到汉唐公司与国利公司签订的补充合同。需要注意的是,该份补充合同已经与主合同一起进行了公证。那么,华城公司为何不按补充合同要求进行总价下浮呢?

房建-2.jpeg

图为华城公司造价鉴定的原件,红框处是汉唐蜜园A栋和B栋安装的减压阀数量及鉴定价格,鉴定单价为3847元/个。

虚增大量建筑面积 多种建材变天价


房建-3.jpeg房建-4.jpeg

图为汉唐密园入户水表前安装的减压阀图片和购货发票,减压阀实际市场价格68元/个。

汉唐公司董事长刘平拿着大量原始证据对中国商报记者介绍,国利公司虽然将工程总承包后转包,但工程承包价并不低,工程承包造价高达1960元/平方米(不含桩基工程),远远高于当时东莞同类建筑工程1500元/平方米的平均造价。而实际施工人华伟公司和黄普兆赚得盆满钵满仍不满足,为了获取更高的利益,他们就在发包方汉唐公司身上打主意。

按合约规定,项目工程采取总价一次性包干的承包方式,总承包价为4310万元。并且,合约同时约定了在实际施工中超算或漏算工程量均不再增加费用。此外,工程承包人翟旭标在违法转包给华伟公司和黄普兆时,在协议中同样做出了包干总价为4310万元的约定。而最后工程结算时,黄普兆却要求对工程造价进行重新鉴定,不认可工程包干4310万元的总价。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和最高法的司法解释,工程项目实行包干总承包价的不再进行工程造价鉴定。而事件中,黄普兆通过鉴定公司,将房屋总建筑面积多鉴定出3000多平方米;华城公司在鉴定前该房屋建筑面积已通过东莞市城乡规划局的规划验收和东莞市房产管理局的备案验收,其建筑面积均为21880多平方米,而华城公司鉴定出的面积却是25100多平方米,鉴定多出了3000多平方米。

更让汉唐公司吃惊的是,由东莞市华城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2015)东一法民二初字第439号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意见修正书》(第二稿)中,除了房屋鉴定面积虚增3000多平方米之外,大量的建筑材料、辅助材料也出现天价。刘平印象最深的是,安装在入户水表前的232个可调式减压阀,市场价为68元/个,但在鉴定意见修正书中却变成了3847元/个,价格增长了56倍左右,仅此一项就虚增87万元。

房建-5.jpeg

图为东莞市房管局测绘后最终的汉唐蜜园的备案面积。表中显示,汉唐蜜园总建筑面积为21884.49平方米,而非鉴定公司鉴定的25110.31平方米。该表盖有房管局备案专用章,具有法律效力。

刘平认为,由于这个司法鉴定大肆虚增工程量和工程价格,导致汉唐蜜园项目工程总造价虚高1100多万元。不仅如此,施工方还将工期一拖再拖,未能如约在2014年3月1日竣工,而是拖到2016年6月才勉强完工,致使汉唐公司延迟2年多交房。两年延误期导致公司经营成本、资金利息和赔付业主的违约金共计增加1300多万元,加上虚高出来的1100多万元造价,直接导致项目严重亏损,公司元气大伤,处于崩溃边缘。

工程转包引发诟病 当如何治病

工程转包已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因工程转包引发的各种纠纷也纷至沓来。

广东晟晨律师事务所律师沈发军认为,在建筑工程类案件纠纷中,工程造价鉴定是案件最重要的证据文件,错误的鉴定意见将直接导致错误的判决结果。本案中开发商反映了鉴定意见中存在多处不合理的计价,导致鉴定造价虚增1100多万元,希望有关部门重视并依法处理。

国利公司、翟旭标及华伟公司和黄普兆到底扮演什么角色?他们有没有串通一气围堵汉唐公司?华伟公司和黄普兆是怎样获得了总承包价外的1100多万元的?东莞市华城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为进一步弄清事实真相,5月24日,中国商报记者向广东华诚工程咨询有限公司负责人黄志刚发去采访函,但截至记者发稿,仍未收到任何回复。

此次事件进展如何,中国商报记者将持续关注!(图片由受访者提供)